王缉慈|温州乐清电气产业集群升级问题刍议

一、创新集群和生产集群

在中国实体经济中,产业集群已众所周知,但尚未得到社会的充分认识。在价值链的低端环节和高端环节都有产业集聚现象存在,而创新集群(innovation cluster)与生产集群(production cluster)迥然不同。创新集群吸引创新人才并建立社会网络、分享知识,企业从彼此的成功中受益;创新思想“异花授粉”,新产品或新服务不断产生。创新集群与企业家精神相辅相成。在国际上成功的很多企业都有本国的创新集群作为基地。生产集群有空心化的危险,也有升级为嵌入本地社区的创新集群的机会。

生产集群向创新集群升级有两个趋势。一是出现创新型的领导企业(在中国又称龙头企业或领跑企业),通过行会、商会等组织机构发挥创新引领作用;二是一些中小企业向专精特新方向发展,演化成创新型企业,并与其他相关企业形成生命共同体,还有些既无创新动力又无研发团队,只以最低利润谋生存的企业将逐渐被淘汰。集群升级的可能性取决于创新型企业、地方政府、创新平台等多方行为主体的共同努力。

最近温州乐清市的一个会议邀请,促使我看了几篇调研报告,结合二十多年前在乐清柳市镇的考察,下面以乐清电气产业集群为例,谈谈集群升级问题。

二、集群升级的压力和机遇

温州乐清市陆地面积有一千多平方公里。1978年柳市机具厂门市部诞生,之后数百家前店后厂“社队企业”繁衍。1984年正泰集团与德力西集团的前身——乐清县求精开关厂创办,标志着乐清市电气产业的起步。柳市镇是“低压电器之都”,“温州模式”的发祥地之一。我二十多年前去柳市镇时,那里有一千多家低压电器企业,包括正泰、德力西等十几个企业集团。2001年举办的首届中国电器文化节将上千家低压电器企业聚集在一起。现在,乐清市已有万余家电气企业,其中规上的上千家,超亿元的百余家。

乐清市电气产业相关产品种类繁多,上下游配套优势显著,享有装备制造(电工)国家新型工业化示范基地、国家火炬计划智能电器产业基地、国家先进制造业集群等声誉。然而,多数企业从低压电器起步,与瑞士ABB、德国西门子、日本东芝等跨国公司在中国的合资企业相比,或者与电气行业老牌的国有企业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乐清电气产业集群内,90%以上都是中小企业,其中大部分仍在从事低端生产,研发投入低,核心技术自主化率不高,关键材料和零部件本地配套不足。根据温州社科的一份调研报告,乐清电气的生产者服务业尚比较缺乏,企业资源计划(ERP)、研发设计、检验检测、现代物流等企业数字化转型所需的专业性服务软件依赖于外地企业的产品,如金蝶、用友、SAP、Infor等。

乐清的低压电器产品曾经主要用于建筑。乐清市市场监督局注册分局的统计表明,近几年新增的电气企业70%分布在输配电行业领域,输配电设备的智能升级是全市电气产业的主要方向。国内智能电网建设、电力能源结构低碳化和数字化、新能源并网、储能技术进步,以及制造业节能环保等,对输配电设备更新换代的旺盛需求,是乐清电气产业升级的良好机遇。出口的输变电设备也正在从传统的中低端产品为主向高端成套设备为主转变。

三、民营企业家及其合作互动

当前中国很多产业集群尚处在低端的生产集群的发展阶段。企业家精神是以生产加工为主的生产集群起源的关键因素。但多数企业创新动力不足,经常发生过度竞争现象。从生产集群演进为创新集群的过程可能较长,需要主动的政策干预和集群促进机构的不懈努力,使集群内企业逐渐形成基于诚信的稳定知识网络。

在乐清电气产业发展历史中,记录了很多“创一代”草根企业家:南存辉(正泰)、胡成中(德力西)、叶祥桃(长城电器)、高天乐(天正)、郑元豹(人民电器)、薛文锋(长江电气)、木晓东(万控)、林昌方(方大)、陈道荣(华仪)、陈春良(台邦)、陈福梯(黄华)、陈文葆(合兴)、郑晓超(永固)、郑胜友(依发)等等,不胜枚举。他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吃苦耐劳,为企业积累打下基础。但不少同行者由于不敌“价格战”,或被淘汰出局,或深陷债务危机。温州企业家具有自主、自信、倔强的性格。据报道,在创业初期,“温州合伙人”有“三火”之说:起火、红火、散伙,合作意识比较薄弱。

现在,电气产业的千余家“创一代”企业家先后完成了交接班。例如,南存辉的儿子南君侠(正泰)兼任“世界温州人联谊总会青年委员会”执行会长,郑晓超的儿子郑革(永固)是“温州市青年企业家协会”执行会长,胡成中的儿子胡煜鐄和女儿胡煜清分别担任德力西集团的总裁和执行副总裁。这些新生代企业家多有海外留学的背景,在商业模式创新方面比前辈更高一筹。新生代企业家意识到,只有加强分工和合作,才能提升行业整体竞争力。在培育新生代企业家的乐清青蓝商学院,在新生代企业家联谊会,都可以感到企业家群体的力量,温商互帮互助精神得到发扬。

我兴奋地发现,乐清有一批专精特新企业正在成长,成为细分领域领导企业。例如金石包装、嘉得电子、强力控股、正理生能、佳博科技、贝良风能、美硕电气、中煤机械、合隆防爆电、诺金电器、左易电力、俊郎电气、一能铁芯、红光电气、金桥铜业、百灵气动、金卡智能、巨邦、伦特机电、东南电子、科都电气、中讯电子等企业。

行业协会和交流活动是集群行为主体合作的重要特征。现在乐清市电气从业人员超25万人,细分行业很多。在乐清市质监局指导下,各细分行业的龙头企业纷纷发起建立行业协会,例如输配电、电力金具电缆附件、电气配件、防爆、断路器、电工仪表、继电器、气动元件、电源、煤机、机械模具、紧固件等都有行业协会,此外还有乐清工业电器工程师协会、电气技术应用协会、营销员协会等,有的协会创办了报纸和专业网站,甚至发展成省级或市级的协会,体现了乐清企业家在努力“抱团发展”。多年来,在乐清持续举办了中国电器文化节、国际物联网传感技术峰会、世界青年科学家峰会等大量交流活动。

四、向先进制造业集群迈进

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科技部分别培育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先进制造业集群与创新型产业集群是学术意义上的创新集群的不同称谓。作为工信部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培育对象之一,乐清电气产业集群的创新生态系统将越来越完善,正在探索集研发、制造、服务于一体,向智能化和绿色化转型的新路。

建立创业平台。最近,乐清市科技局落实温州市“大孵化集群”三年计划,以龙头企业牵头,根据产业细分领域特点和需求差异化,建立“大孵化集群”(包括众创空间、科技企业孵化器等),例如正泰集团为龙头的正泰物联网传感产业园、浙江云谷数据公司为龙头的智能电气互联网创新中心,并建立基金支撑体系,以提升传统产业,培育下一代有竞争力的创新型企业。

建立创新平台。乐清市建立了高端精密制造服务中心,具备加工、中试、检测等功能,为企业提供模具和零件的精密加工解决方案。乐清市与清华长三角研究院合办了乐清工程师创新服务中心,为电气产业集群提供高端的智力资源,破解束缚产业发展的瓶颈,并带来行业前沿的技术项目。乐清政府和企业还导入了华北电力大学、河北工业大学、温州大学等大学资源。一批创新平台和企业研究院相继成立。浙大紫金港·乐清数字经济创新基地和乐清·上海南翔科创合作基地的建立,使乐清能更好地利用沪杭的创新要素。通过产学研合作,加强前沿技术和重要共性技术等研发力量。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针对集群中存在的同质化恶性竞争问题,乐清加强了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乐清市的高新技术企业、创新型领军企业、专精特新企业逐年增加,创新主体的培育呈现良好的势头。这些企业在智能低压电气、智能电网及成套装备、新能源电气、智慧家居、智能终端、物联网传感器、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汽车零部件、集成电路、新材料等细分领域,研发具有独特竞争优势的产品。

发展数字服务业。“乐清智能电气产业大脑”整合多个互联网平台,如浙江宏秀电气公司的智慧用电平台、上海电科院的SEIoT低压电器行业工业互联网平台等,链接国内相关行业的资源要素,推进上下游资源共享和业务协同,已服务于三千多家企业,也使龙头企业在电气产业的引领作用得到更好的发挥。乐清智能电气产业大脑、乐清工业软件创新赋能中心、乐清市电气产业创新发展服务中心等已落户正泰物联网传感产业园。位于磐石镇的浙江云谷磐石数据中心与国内数字经济头部企业达成了战略合作,如北京超算、华为、京东、飞诺门阵等。

不畏艰难困苦的乐清企业家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向上攀登。经过四十来年的艰苦拼搏,该市的电气产品从低压电器为主到高低压电器产品并举,从电力元器件到成套电气装备,再到智能电网解决方案不断升级。一些企业已经融入美的、奥克斯、海尔、广汽、华为等头部企业的核心供应链,在新冠疫情影响下仍在倔强成长。多个产品国内市场占有率领先,为国家电力能源、智能电网、能源互联网、轨道交通、航空航天等重大工程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成就斐然。乐清电气产业集群的升级之路,为国内实体经济提供了成功的样板。

参考文献

王缉慈等, 2001. 创新的空间——企业集群与区域发展[M].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王缉慈等, 2019. 创新的空间——产业集群与区域发展[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王缉慈等, 2010. 超越集群——中国产业集群的理论与实践[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 

王缉慈,系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经济地理学教授,持续关注国内外产业园区和创新集群。本专栏以园区之思为主题,求索园区的初衷和未来。